Taselira

新年祭

咕哒君X巴巴托斯[娱乐向]
巴巴托斯小姐姐拟人向,萝莉巴巴托斯出没注意!

       加勒底年轻的御主开始了今天第n次脑内辩论,然而始作俑者完全没有注意到他的想法,甚至让自己整个身体蜷缩在御主的怀抱中。

        藤丸立香叹了口气,把眼前的少女抱回到了她的房间。

        时间神殿毁灭后,他在废虚里发现了她,废墟中,少女用手将白色卷曲的头发攥在一起,拼尽最后的力量将脚下紫色的气柱向他攻击过来之后便昏倒在地了。

        回想起这些的藤丸立香也只能无奈的帮化为少女的巴巴托斯盖上被子,化为女性的魔神柱显然比原型更为温顺,但是攻击性如何却是个未知数。但经过系统研究后并没有发现过大的异常。

       “那只好拜托你来看管那个孩子了”达芬奇放下了桌子上的研究报告微笑的从实验室里带出了巴巴托斯。

         “总觉得被摆了一道啊”看着熟睡的巴巴托斯,他从口袋里拿出纸巾擦了擦她嘴角的口水。似乎是被这一动作吵醒了,怀中的人眯着半睡不醒红色眼睛看向了御主。她拉起他的衣服袖口脑袋继续往他的怀里钻。

          既然巴巴托斯睡醒了就带她出去走走吧,幸好现在的加勒底,因为新年的气氛,而变得热闹起来,来自于不同时代的从者们也开始了他们不同的新年庆祝方式,正好可以带着她去看看。

想着这些他拉起她的手,向新年祭的方向走去。

新年祭中
“妈妈,要来点心脏和匕首么?”御主停下了脚步望向了街道旁一家装饰着匕首和骷髅的店面。
“杰克?!,你在这卖些什么那?”他用手摸了摸摆在桌子上的刀刃,能……快速杀掉什么东西的样子他想。

       “虽然不清楚新年祭典怎么,但是童谣跟我说过新年就是给大家祝福与礼物的,嗯……像是我收到的圣诞礼物一样!”说着她递给了御主一只用小瓶子装起来星星。“给,妈妈,今年第一份的暴击星哦”藤丸立香笑着收下了杰克的礼物,向着拿着苹果糖和童谣聊的开心的巴巴托斯走去。

       “那,巴巴托斯我跟你说呀,祭典的话是会诞生出很多有趣浪漫的故事哦,嗯,你说还会有悲伤的事发生,恩……啊呀,我才不会想那,皆大欢喜的结局不是很棒么,那位作家先生写的故事也是,为什么要把美人鱼小姐的结局写的那么过分啊”。说着眼前洛丽塔洋装的少女抱紧了手中的泰迪熊。

          “啊原来在这里啊,害我还以为你走丢了”立香向摊主付了钱,摸了摸她的头从浴衣里掏出纸巾擦去了嘴角的糖渍。

           拜托马修她们为巴巴托斯备好的浴衣在月色的映照下显的十分可爱,头发梳成了高竖的马尾,用系着铃铛的红绳绑着。
       
       “啊,不小心和童谣聊了这么久完全忘了时间了。”巴巴托斯说着向童谣挥手道别。“下次在跟我讲那个童话吧,我们约好了了哦。我今天要走了哦。”

         “玩的开心!,我也要和杰克去看烟花表演了那”说完,便随着人群的攒动消失在了人海中。

         这时在祭典的中央点起了明亮的烟火,形成了四四方方的舞台,人群的走向开始向那边靠拢。

       “舞台上似乎有谁在上面,啊,是个漂亮的大胸女人那!”黑胡子拿出了相机准备尝试用不同的视角来拍台上的女性却被旁边穿着海盗常服的船长制止了。

       在吉时后,台上的巫女拿出祭祀用的器具,手中的稻禾随着发间的银铃摇晃抖落出的露珠向祭台周围扩散。

       玉藻前的舞蹈果然是祭祀庆典的压轴大戏,整个庆典在这时都热闹起来了。巴巴托斯拽了拽立香的衣角,会意的他用手轻轻的抱起她走向人群中央。

        “亲爱的!,祭典那边的团子很好吃哦,还有还有,今天也很喜欢亲爱的那!♡”月神对着一个吉祥物样子的东西说
        “啊啊我知道啦,我……也喜欢你啦”那边的熊应声。
祭典后,陪着巴巴托斯看新年花火的藤丸立香拿着便携式烟花用火柴点起火花,教她如何使用手中的烟花。

        巴巴托斯在废墟中被发现也过了两个多月的时间,从一开始的意外和担忧到现在与大家的融洽相处,加勒底真的奇妙的存在,他看着旁边的巴巴托斯想着
         加勒底的人们也要向外面一样度过节日,不知道何时开始的约定俗成。开始成为大家的习惯,不过,也成了我们对那个人类的









假装巴巴托斯活过新年

灵魂机器[狂鼠X肯娘]拉郎向

  架空世界观设定
偶尔会有捏他
         实验室下的地牢终年滴水声终于让弗兰斯博士感到了焦躁,他开始用实验手套摩挲他微微烧焦的头发,并且开始了细细的磨牙声。说实在他不怎么信任那个女巫给他的东西是否管用,但是这可能是让那个"人"一样的东西能动的唯一办法了吧?,博士这样想。
        接着他从手中拿出了几块结晶模样的东西把它们用机器放到了那个"人"体内,整个环节博士都在跟自己焦躁的个性对抗,他迫不及待的想验证实验的真伪但是这种实验如果被国王或者别的东西知道了他就会失去很多的实验经费,毕竟国王即使讨厌他但他提供的经费却很可观。
         "人"的心脏位置开始发出来微弱的光,但随后却悄无声息。失败了么?博士开始上前用手晃动着实验体接着用手电筒查看她的瞳孔,并用他之前在书中得来的电疗法开始尝试唤醒她。弗兰斯博士甚至开始了他的祷告即使他是名声不太好的科学家。
已经是最后的尝试了,失败不可避免,他摔碎了周围能被他打破的东西。所有办法都无济于事,显然已经没办法成功他想。博士开始将那个“人”拖拽到地面上的实验台上,他从一排排试管中取出溶解药剂开始销毁她。流出黑色的药剂快要溶解“她”的皮肤时,“她”抓住了博士的手臂,并试图把他脱臼。博士迅速的做出了反应并从衣服里夹层掏出了镇静剂。直到眼前的东西彻底停止攻击后他才长长的舒了口气。
         国王一直都质疑着他引以为傲的研究,或许不久后就开始对他采取驱逐出境的手段,了解处境后的他一直在试图做些什么来延长他实验的资金。但显然很难办,他的几个用来取悦国王的机械玩偶随着时间推移让他们已经厌倦了这类东西的存在。他要找到新的替换东西,且足矣让他们出乎意料的东西—拥有灵魂的机器。
之后他就发现了“她”,在他的研究所地窖里,因为不断的闪光以及不断传来的电流刺激声让这个博士开始寻找声音的发源地。这就是博士与“她”的第一次见面。他从满是灰尘的地窖周围他发现了这个东西的研究说明。“用来当做夏娃的人体合成机么?”他小心的将“她”搬出地窖,停放在干净的手术台上。
     在褪去衣服上的灰尘后,博士才正式的开始打量起来面前的东西,她套着一件婚纱,头部有尖锐的角,铁制的足和发电机样的圆柱形装置,这显然不是什么人类但是因为什么要被这样制造出来那?博士想着。
     接着他不耐烦的拿起那张被他柔皱的研究书卸下护目镜开始阅读下方的小字。“为了创造和人类相近的机器所以被当做夏娃而制造出来的么”博士思索了一段时间发出了大声的笑声,发明这个实验体的人所做的实验正是他需要的东西。
     之后他开始着手如何“复活”眼前的东西,万幸的是他的实验吸引到了森林女巫的注意,她让她的南瓜头骑士从魔法斗篷里取出几颗绿色结晶体,她示意让他接受她的馈赠并带走了他实验室所有的医用治疗药水。“你还在喜欢那种治愈人的东西么安吉拉?”南瓜骑士无奈的耸耸肩跟上了已经驾驶着扫把悬在半空中的女巫。
     回忆结束,他望着渐渐醒来的实验体,开始了第一次尝试性呼唤,她缓缓地睁开了自己的双眼,并张嘴想要说些什么。药剂看来也对她有作用她的行动明显减弱。
     “弗兰……弗兰肯斯坦”她用自己的手死死的抓住博士的白色外衣,在快扯破的关头她停止了攻击。眼前叫着弗兰肯斯坦的人造人似乎突然感受到了异常,她开始用眼睛打量着周围的一切,在发现了什么后,她朝着唯一的活人走去。
      “弗兰……名字……弗兰”这是她对博士说的第二句话,这个实验体对周围的东西似乎感到很新奇,博士想着。地下室显然已经不适合她了于是他腾出了不用的储物室给她。万幸的是人造人已经停止了发狂的状态,接着他发现了隐藏在头部的充电插头,替换了新的插头并充上电之后她像是进入了休眠状态合上了双眼。静静的躺在了床上,依据纸上的实验说明预测了苏醒时间博士拿出了油灯,走出了房间。
    实验室里,博士拿出了伏特加倒在了唯一完好烧杯里,他曾经为了研究有灵魂的机械体在说上看到贴着黄符的僵尸,皮肤成紫黑色的低温改造人这些研究在这个人造人身上似乎没那么多的帮助接下来他该如何去办那?。他抓了抓轻微烧焦的头发,随着酒精的麻痹他开始进入梦乡。
       直到定时的闹钟响起他意识到第二天的来临。他随手打翻了吵闹不已的闹钟,走向储物室,充电似乎已经完成了,他走向了人造人,开始尝试着与她基本的对话,但是她却开始向房间外部走动,为了确保实验体不被损坏,博士跟上了她的脚步,终于她在地窖面前停下来,指向了一本泛黄的日记,“给……”她这么说着。博士开始翻看着那本日记。它详细的记载了关于一个叫弗兰的人造人作为夏娃诞生的一切过程,最后一页写着科学家的遗书,终于他忍受不住她的行为,在崩溃的边缘自杀了。
         似乎是什么科学幻想小说成真的剧情,博士这样想着,他看向了面前的人造人,“结果是个有点棘手的存在么”虽然在他糟糕的人生中看起来并没有那么坏,但是他还是不得不改变些计划。
          傍晚或许是最适合逃逸的时间,扮成商人的博士用棺材带着他的人造人离开了这个王国,清晨过后在确保完全安全的环境下博士卸下了伪装,在一栋房子前停下来,他掀开了棺材,里面露出了穿婚纱的人造人。
           她似乎特别喜爱这个地方,甚至在小花园里摘下了刚开放带着露珠的花朵递给他。博士在此做出了犹豫,接下来该如何抉择那,是用这个隐藏的地方来将眼前的人造人改造成愤怒的向人们发起攻击的怪物?啊,他确实想过,但是现实似乎已经不会向这种方向延续了,谁要继续管这种东西,博士停止了思考,接过人造人递过的花朵把它小心的放在了保质容器里。

          我在很久之前就想写狂鼠和肯娘的文了,虽然一开始不知道是那里来的萌点但是就是想写写看他们两个的故事,然后就有这篇文了,(终于写完了啊你)233。

十年之约


      雷亚游戏:Cytus/K章(Alternative-the Eternity of us)同人

       百合骑士现代同居日常向/ooc有/第一次写百合文求轻喷

Iris不喜欢气氛热闹的地方,所以每次当Rorsabel说起自己是否可以跟她去热闹的集市或派对之类时,Iris都婉言拒绝了。
“lris,有时候你真的该让自己放松一下了”Rorsabel无奈的平坦着双手,并自顾自的说“比如,放下手中的乐谱,做些别的事,一直看乐谱太无聊了”Rorsabel有时候真的很佩服Iris的耐性,比如她可以读一些在她看来晦涩难懂的拉丁语,以及,乐谱里那些飘上飘下的音符。比起这些Rorsabel觉得侦探剧和悬疑电影比这有趣多了。
想着这些事最终被lris以我可以静下来做这些事很久来告终,Rorsabel也只好无奈的在自己的课本上画着涂鸦,盘算着下课后回去该怎么解决Iris和她的晚饭。
经历了大学枯燥的课程后Rorsabel总归是等到了下课,她送了口气,收拾好东西便起身叫住前排正用手机听歌的Iris回公寓。
“Rorsabel今天的晚饭就别拿出红酒喝了”Iris无奈的用手扶着额头“总喝那些对身体不好的”
“谢谢关心啦~,但你有时候也来陪我喝杯嘛,我之前还买了瓶私藏的上等酒有空尝尝不?”Rorsabel伸出手撒娇似拉着她的胳膊,偷偷的转移了的话题。
她们合租的公寓,是间不大不小但是也十分干净舒适的地方,偶尔还能听到邻居家弹钢琴的柔美调子。
“啊,不过上了一天学真的累了”Rorsabel放下书本,靠在沙发上看窗台上的曼陀罗草。这是Iris在花市买了送给她的礼物,她倒是挺喜欢这种圆滚滚的迷之生物,戳起来还有咿咿呀呀的笑声,非常有趣,要是她能在自己面前变得趣起来就好了,Rorsabol暗自想。
听到了厨房的切菜声,Rorsabl把思绪拉到了现实,她起身想要帮助在那的女孩子,但却遭到了拒绝。“Rorsabol!,别来这,你还记得上次的黑暗料理,以及你喝醉时不小心打翻的杯子么?”我做的菜真的难吃么……上次只是做了一种叫仰望星空的派而已啦,碎杯子?!嗯……Rose想了想,上次喝酒不省事好像是有那么点记忆……。她今天又搞砸了和她亲近的关系的机会那
饭后,她拿着两杯热可可,将其中一杯递给面前沙发上正看书的少女她拍了拍她的肩膀悄声说说“lirs,你说我们十年后会是怎样的人那,会与现在不同么,还是一样?”
对Rorsabol突如其来的询问感到惊讶的lirs用托了托下巴想了想说“十年后啊,不出意料的话,不会有太大的变化,……”
“喜欢的人那”
“——那个年纪我早就遇到了吧……”
“这样啊……”
Rose用手拖住杯子,拇指在杯身刮着弧线。
凌晨——
Rose被手机调好震动音叫醒,穿着睡衣压低了脚步声从自己的房门里出来向客厅走去……
第二天——
lirs模糊的睁开了双眼,穿衣起身走向客厅看到她的舍友有些困倦的双眼,向她询问原因时明显躲闪的目光让她心底产生疑惑,她想再上去询问却被蹩脚的话语搪塞过去。
她走向厨房拿出储备好的面包和牛奶走向餐桌时被一双手遮去了双眼。
“Rose,别玩小孩子气的游戏把手拿开”
Rosabel闻声轻轻的笑了笑“那你闭上眼睛呗”
无奈,她只得的闭上双眼任由她胡闹。接着她隐约感觉到一双手在她的前面摇晃着从她的头发到脖颈,接着她感觉到了一个吊坠样的物体在她的脖子上挂着。
“Rose,现在我可以睁开眼了么?!”
“嗯,可以”
Iirs拖住了胸前挂着的吊坠,那是用乐谱中还原符号做成的吊坠。
“怎么样,怎么样?!这个是我路过一家奇特的店里买的,那家的店主还有相似的曼陀罗草……”Rosabel开始滔滔不绝的说着。
“今天是什么日子?为什么突然送这个”她皱了皱眉
“今天你的生日啊”
“嗯?!我后几天才过的”
“是……是么…啊啊啊,糟糕,又搞砸了么。”Rosabel摸了摸头
“不过我喜欢这个吊坠”Iris笑了笑。“十年之后也喜欢”
“为什么?”Rosabel皱了皱眉不解的问。
“因为喜欢的人十年之后也不会有变化,Rosabel”Iris一把拉过她轻轻的亲吻了她的脸。
“现在该我问你了,十年后你想成为什么样的人了”Iris低声说。
“十……十年啊”Rose的表情看起来十分慌张。
“太久远了,我能说今年想成为的人么”Rosabel似乎是在做什么重要的决定,但很快的她抬起了头望向Iris
“被你喜欢的人”。说完,她在Iris的脸上回了一吻。

啊啊啊终于写完了这篇了,也拖了一个学期的时间(拖延症没法治了)2333。最近看了太多虐文,就滚回来自己写个百合甜饼甜下自己。